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bobby.leee的博客

雄关大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越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2007中国十大策划风云人物。 2007世界经理人协会最佳营销总监。 中国营销策划金鼎奖。 中国营销案例金奖。 中国营销美学第一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中国经济改革需要什么样的魄力?  

2012-12-11 14:58:26|  分类: 财经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中央高层换届后,频频释放进一步深化改革的信号。最近几天,中共中央总书记***在深圳等地考察时说,党中央作出的改革开放的决定是正确的,今后仍然要走这条正确的道路,富国之路、富民之路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,而且的话要有新开拓。

1121,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***在全国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工作座谈会上强调,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。如果用两个字概括***在座谈会上讲话核心,那就是:“改革”;而用四个字概括无疑是:“改革、改革”;若用六个字概括便是:“改革、改革、改革”。

从中央两位领导人的讲话中,我们可以看出,中国经济确实已经到了一个很紧要的关头,再用传统的那种老路是走不出来的,必须要吸收一些新的想法、思路,哪怕是跟自己以往所信奉的完全不一样的思路。由于中国的改革已经进入“深水区”,即“攻坚阶段”,必须打破既得利益格局。

回过头来看,中国特色市场经济发展至今,所创造的财富的确惊人,但分配不公、效率低下、资源浪费的问题也愈加显现。因此,在高层大力度推动以改革为新红利的情况下,人们对改革的期待已到峰顶。

尽管20年前,党的十四大即明确提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,但围绕着市场化改革方向的争论却从未停息,以致一些已经开始的改革也逐渐放慢了步伐。

这些年来,中国经济改革陷于停滞对经济发展的阻力是十分明显的。在这个过程中,改革似乎一时找不到方向,也失去了动力,只是在令人忧心的停滞僵持中,维持着一种暗流涌动的表面“平衡”。然而,正是这种所谓的表面“平衡”,基本耗光了中国的大部分发展动力和经济增长的潜力。

近来,82岁的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接连主持了两场关于改革的讨论。除了他一以贯之大力倡导的“改革”之外,这位被尊称为“吴市场”的老人嘴边儿,又多了一个被反复提及的词——“顶层设计”。在他看来,党的十八大重申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目标,就是顶层设计,就是路径的选择。

所谓顶层设计,涉及中国要建设什么样的市场经济。其核心是三点:第一,界定政府与企业的边界,哪些是企业的权利,哪些是政府可以干预或调节的,政府要“有所为有所不为”。第二,不同经济主体之间公平竞争的问题,其核心是反垄断,以及政府不能既做裁判又做运动员。第三,谁来监管监管者?好的市场经济必须是法治的市场经济,任何个人、任何企业和政府(监管者)都必须受法治的规制。

为什么我们的经济改革这么多年不尽如人意,实际上就是没有限制政府的权利,让政府过多干预,市场没有发挥自己的作用。有分析认为,当前政府主导存在着三大问题:其一,政府一主导,必然扭曲价格机制、扭曲资源配置;其二,政府一主导,就产生了官商勾结的温床;其三,一定时候形成路径依赖和特殊利益团体。

具体表现在,政府通过强化国企的垄断地位,把民营企业排除在外了,所以依靠垄断,它能够维护一种企业的表面的的利润,能够维护他们一些利益,而不至于被民营企业的竞争所击跨,所以这个时候,那这样一种秩序对他们就最好了。

不久前,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开了一个座谈会,请来一些知名的民营企业家。令人吃惊的是,这些民营企业家对国务院先后颁发的促进民营经济发展的新老“36条”并不太感兴趣。他们说,文件很好,但对一些垄断行业,民营企业不愿进入、不敢进入,担心有去无回。

为什么新老“36条”都会停留在纸面执行不下去呢?这里就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,现有的铁路、能源、电信等领域,都是所谓的国民经济命脉,都是谁在把握?都是国有经济在掌控。而国有经济其实又都是属于政府的,你要政府去推动这些国有垄断行业放开,这种利益纠葛是很难做的,等于是要你去向自己的亲儿子开刀,是很难下手的。

这就滋生出“强政府、大国企”一类的词。在普通百姓眼里可能还有些陌生,但生活中经常可以碰到的垄断行业的高收入,以及多如牛毛的行政审批,其实根源都在于政府权力过大、政府掌握的资源过多、政府干预市场过度。而这些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亟待解决的最深层的问题。

但是,如何“改革”二字只停留在表面,只停留在“前戏”阶段,不动真格,“改革”事实上就已经不复存在。美籍奥地利经济学家约瑟夫·熊彼特把改革称作“创造性破坏”。显然,没有打破既有框架的勇气,创造性会毫无意义,对于深陷改革困境中的中国经济来说,若想打破现有格局,必须兼具“创造性”的智慧和“破坏性”的勇气。

纵观世界一些大国的衰落,一个根本原因就是只有修修补补的机巧,没有大刀阔斧的魄力,最终因改革停滞而走入死胡同。对于今天中国的改革而言,如何改,怎么改,其实是第二位的问题,关键是有没有责任和魄力,以开放的理念和姿态,打破目前改革的僵局,重新凝聚改革的共识,形成二次改革的基本理念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